Followers

Tuesday, December 21, 2004

朋友像高山一樣

好像是七十三到七十四年時,我在當兵時,看到報紙上的副刊一篇文章說:「朋友像高山一般,當你從山頂走了三天的山路下山時,一回頭那高山依然安坐在那。」

當然我不記得詳細的字眼了 :) 記得我和軍中同僚錢榮祥說這段故事時,他好感動喲。一直高興著笑著。有時人看來複雜卻又呆得可愛。他們要得就是那麼一點點。為那一點點什麼的上刀山下油鍋?!

許久不見的朋友打通電話時,
我和他說:「你多年前說的話我一直記得。。。」
我和他說:「我常常想到你。。。」

有人問說:「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我說:「因為我把他放在我心中。」所以,當無所謂善惡、對錯處看時,或許真有丁點燭火閃閃亮。
———————————————————————————————–
錢 ~~~ 我把你的名字寫在 blog 上是因為我不知道你在哪裡。但是有機會你看得到的話,嘻嘻!你就知道我還記得你 :) 也許是你的小孩看見咧

Monday, December 20, 2004

客戶要的很少

記得有朋友曾經和我說過他對他們客戶的看法。他說他們客戶其實還留在使用套裝軟體解決問題的階段。而很少人要自己去寫程式找新的方法。

我看他很氣餒的樣子。我也知道他一直在準備更高段的十八般武藝要施展。無奈他只能望空興嘆!

但是我想到其他的角度 ~~~ 我覺得他也許該離職了。他的看法既然得不到客戶的認同。他也無法瞭解客戶的問題。似乎也不想做滿足客戶需求的低階工作。與其浪費時間去默默地等待客戶的成長。甚至到處去找其心中的烏托邦世界。甚至似乎默默地等待某天雨過天晴後,人們驚嘆怎麼沒注意到有人一直在為自己的前途著想。甚至人們驚覺自己正騎在世界技術的頂端而正是這人帶來的 Cinderella 驚奇感。

我想真的不如另謀他就到能讓其施展抱負的地方或是至少他自己能心滿意足也滿足客戶的期待的地方去。